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mwenting.com】
当前位置: > 主题美文 > 感恩美文 > 正文

狭义狐仙报恩泽(六)

申博真人娱乐城登入作者:茂茂芝麻 [我的文集]
来源:美文亭 时间:2019-01-23 08:33 阅读:18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狭义狐仙报恩泽(六)
王双贵
注:曾用笔名王茂生.茂茂芝麻和茂茂更茂盛。
张弘生考完大比以后,回到状元楼客房就一直没有出去过,在等待放皇榜的空闲,满脑子想的都是救自己的那位白衣女子的身影,变得吃饭不香,睡觉不实,有点像害了相思病的感觉。这时,只见他坐在圆桌前,双手托腮,两眼无神,那个可怜样谁见了都会受感动。这时,白灵正在她自己租住的房间里打坐修炼,忽然感觉到心烦意乱,掐指一算,哦!原来如此。起身暗想,也是该和他相认的时候了,便起身走出客房,来到张弘生的客房门前,轻轻的叩动门环,开口问道:“张公子安在,故人来访,不知道是否方便?”那张弘生本来相思成痴,心中烦闷,忽听叩门声响,本以为是店小二送夜宵呢,刚要出言打发他离开,又闻是女子声音,可这声音听来好像并不陌生,而是魂绕梦牵,于是赶紧立身而起,快步来到门前,拉开房门一看。只见门口站立着一位二八女子,从体型上看,真像救自己性命的那位白衣女子。此时,白灵已退去了蒙面的白纱,姣好的容颜只看得张弘生发起呆来。只见那女子体型玲珑有致,多一分肥、少一分瘦,吹风能破水嫩的脸蛋看一眼丢魂,望一眼骨酥。张弘生就这样如醉如痴地傻愣愣的看着白灵,只把白灵看的耳根发热,脸也发烫,满脸菲透红晕,嫣然一笑说道:“公子不请我进去吗?”白灵连问了两声,这才莺语惊醒梦中人,张弘生恍然醒悟自己的失礼颇多,赶忙说道:“姑娘可是搭救在下的哪位女侠客吗?”白灵也不言语,只是微笑轻轻点头。张弘生见此赶紧深深作揖,再次感谢姑娘的救命之恩,然后侧过身来,弯腰做出一个请的动作。瞬间一袭香风飘过张弘生的颊前,只见白灵轻移莲步进入了自己的房间。
两人落座以后,张弘生斟了一杯普洱递给白灵,白灵接过普洱以后,放到身边的圆桌上说道:“明日就是放皇榜日子,我先恭贺公子高中……”张弘生说道:“借姑娘的吉言,还不知道能不能得中呢……”张弘生哪里知道面前对坐的可是一位女仙,天下事没有能满得过她的慧眼。更何况张弘生的一切,都在她急需关切的范畴。接下来两个的人聊天,文讲地理无所不谈,白灵听了心里甚是欢喜,因此也对张弘生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认识。只是这眼前的书呆子,呆的有点古板可爱心想:‘他怎么就不知道往那些我想听的话题上引呢……?’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,今天不挑明,怕以后就更不好挑明了……于是只好自己羞羞答答明知故问的说道:“公子家中可有家室……?”那傻瓜的张弘生看白灵羞红的脸颊,自己再怎么呆傻,心里也明白此话的含意。因为,在一般百姓家里,那有一个大姑娘家的,会问一个陌生男人这样的话题……于是心中暗喜说道:“小生尚未婚配。”白灵心里也暗喜说道:“不知公子喜欢什么样子的可人儿呢?”张弘生厚着脸皮顺杆就爬说道:“小生说出来姑娘可千万别恼怒,自从那天见到姑娘,而且还救我性命,虽然当时姑娘面纱遮挡,看不清容颜。可姑娘的影子早已在小生的心田深种发芽,今日见得姑娘的玉颜更是仰慕不及,小生发誓:此生非姑娘不娶,万望姑娘怜我心里的相思之苦,应下了小生吧,就算小生放纵了,也求姑娘千万莫要怪罪……”白灵听到这里,浑身发热,脸颊也发起烫来,虽然自己已修炼了千年,可初经此事,也只是羞得粉首难抬,心里暗道,你这呆傻子,怎么就不知道说话婉转一些,羞煞人了?……不过她还是银牙轻抵朱唇,美目瞟了一眼张弘生说道:“承蒙公子抬爱,姑娘我许下就是……”那张弘生听了心中大喜,赶忙起身近前一步,拉住姑娘的玉手,就把姑娘拥入了自己的怀中,直把白灵羞得推也不是,就也难堪,只好任着张弘生抱着自己,心里很是难为情面。再偷看那张弘生那得意的样子,于是就不忍心推开他,只好任由那张弘生拥着自己入他怀中,乱摸狂吻起来……
“咚、咚、咚、咚咚咚!”街道传来更鼓声。已是三更天了,沉浸在男欢女爱中的白灵,忽然浑身一震,知道那个杀手要来,便伸出玉指在张弘生的后脑穴位上轻轻一点,那张弘生立刻就昏睡过去,然后白灵又施法把张弘生弄到床上,自己依旧静坐在圆桌旁边。再说那潘仁美的家将常龙,奉了太师的命令以后,三更刚过,就穿上夜行衣,用黑布蒙上脸面,把钢刀往身后一插,就飞檐走壁、蹿房越脊,一路朝着状元楼方向过来,他来到了状元楼门前,在昏暗的气死风灯下轻叩店门。状元楼大厅有一小二值更,听到敲门声,迷迷糊糊的问道:“谁呀,客房已经住满了,请客官另觅他处投宿吧……”小二说完刚想入睡,轻轻的敲门声又一次响起,店小二揉了揉眼睛,走到店门前抽出门栓,就把店门拉开,还没有看清楚来者是谁,一道黑影就闪身入内,一双铁钳般的大手就掐住了他的脖子问道:“想活还是想死……?”店小二一听急忙连连点头求饶说道:“小的想活,小的想活。大爷有何事情,尽管要问,小的一定如实回答”只听那黑衣人凶狠的问道:“考生张弘生住在那个房间?”那小二听了急忙告诉说道:“二楼东头北218房间……那家将常龙也不想多事,在小二脖子上轻轻砍了一掌,那小二立刻就昏死过去,常龙脚尖轻轻一点,猫腰一拧就来到了二楼,他按照店小二告诉的客房号,来到张弘生居住客房门外,贴耳听了听,除了张云生均匀的睡觉呼吸声音以外,再也没有别的声音,于是便轻轻的推了一下,只听吱呀一声,那客房门应手自开,常龙拔出钢刀进了客房,刚进客房,房间蜡烛突然大亮起来,房间内,正冲门口不远处一蒙面女子迎面而立,那蒙面女子威严说道:“我等壮士已经很久了,请壮士入座一叙……”那常龙听罢,早吓得浑身冒出了冷汗,自认为凭自己的功夫,房间内如果有两个人应该听得出来,面对白衣蒙面女子,只有两种解释,一是活见鬼了,二是遇到比自己功夫高出来很多的高人,无论是哪种都不是自己能应付得了的情况,常龙知道,自己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,就是跑也未必跑得了,看了一眼睡在床上的张弘生一眼,硬着头皮说道:“女侠应该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,只是我技不如人,也不原做困兽之斗,女侠要杀要剐请便吧,只是可怜我那六十多岁的老娘无人照顾,万望女侠行个方便……”说完扔掉了手中的钢刀低头只字不语。
常龙是黄河边常家村人氏,从小习得一身精湛的好武艺,这在当时的大宋国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高手。如果不是遇到了白灵,想碰上高手,那都是不容易的事情。常龙生来性情耿直,忠义侠骨。本想着去到京城谋个职业为国家效命。可一年前黄河决堤发了大水,淹没了整个的常家村,常龙只好背起老母常黄氏手牵老父常有志赶往高坡,后面洪水滚滚,眼看近得身后,常父挣脱常龙,猛推常龙一把,吾儿快走,休得管我,如果再这样谁都活不了,常父话音刚落,一个巨浪打来,卷走了他的身体,常龙心如刀割,有心救父,背上的老母无法安置,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之下力无所及的眼含热泪背着母亲快速而去。常母黄氏看到老伴被洪水卷去,一口气没有上来就昏死在常龙的背上。后来常龙和母亲黄氏流落街头,常龙又不愿意凭武欺人,只能和母亲一路要饭来到东京汴梁投奔家住汴梁城的师弟詹娄顺,结果詹娄顺不知什么原因,早已举家搬走了,自己的老母亲又思念老伴成疾,让常龙雪上加霜,每天街头卖艺,挣一些赏钱度日。有一天常龙在街头卖艺被街市井徒欺凌,一时忍不住出拳打伤那市井恶霸吃了官司,恰让那老奸臣潘仁美知道了有常龙这么一位武功高强的人物,就让手下拿着他的贴子救下了常龙,为的是收买常龙给他自己办事。常龙重情义,为了报答潘太师,答应给潘仁美做三件不违背良心大义的事情,就住进了潘府成为潘仁美的家将,平日里潘仁美也不给他什么事情做,常龙到也图的清闲。白日里太师叫自己到书房,只是对他说有朝廷叛逆在状元楼住宿,让常龙过去直接杀了就是,常龙哪里会想到潘太师诓他说了假话,糊里糊涂的就来了,更不会想到潘太师让他沾染良善之血,从此让常龙彻底沦为他的忠实打手,用心之险恶,可见一斑。
白灵仙子对于常龙身世和为人掐指一算了如指掌,不然也不会坐着等候常龙的到来,随便一个法术就能取了他的性命,张弘生高中上任,自己也不可能事事都出头露面,身边也需要有个武功高强的帮手,所以就想收服常龙为张弘生所用效力。白灵把潘太师所作所为等恶事一一的向常龙说明以后,只听得常龙羞愧难当,无地自容。白灵见了又说:“壮士难道真要为虎作伥,助纣为虐吗?”不等常龙做出回答,又继续接着说道:“何不跟了我家公子报效朝廷,混个一官半职,也好光宗耀祖……”那常龙听白灵所说之话很是有理,便心存顾虑说道:“老母现软禁潘府,如果那潘仁美知道了此事,怎肯放过我的家母……?”白灵听了一笑说道:“壮士只要答应愿意跟随我家公子,后面的事情由我来办就好了。”常龙听了急忙深施一礼说道:“如果女侠能帮我救出老母,我愿跟随公子,永不叛逆,如有不二之心,天打雷轰。”白灵看常龙发了重誓,也急忙说道:“壮士何必发此重誓,我信得过壮士的为人。”说着,随手一缕指风点向躺床上的弘生。
那张弘生醒来,见客房除了已经蒙上面纱的白灵之外,还有已经除去蒙面布和钢刀已经背在背上的常龙。张弘生猛然抖得起身遮挡在白灵的前面大声嚷道:“娘子别怕,我来保护你……”说完又冲着常龙喊道:“要杀杀我,何必伤害我家娘子……”他似乎忘记了白灵的一身本领,这里两个人,一个是仙子,一个是人间英雄,随便那个人出手,只需轻轻一掌就可把他拍死,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要保护那个这个的。白灵听到那张弘生不知天高地厚的乱喊娘子,羞得满脸通红,不过心里还是甜滋滋的,随后把张弘生拉到一边说道:“公子莫怕,他不是坏人,是常龙常壮士……”然后向常龙使了一个眼神。那常龙近前施得一礼说道:“公子安好,常龙这项有礼了。”张弘生茫然地问白灵怎么回事,白灵也不隐瞒,把事情经过细说了一遍,常龙再行一礼说道:“请公子原谅。”张云生也不是小气之人,何况常龙已经答应跟随自己,赶忙回礼让座,三人落座以后,白灵说道:“现在我帮你把你母亲迎接出来可好?”常龙一听急忙说道:“潘府把守戒备森严,恐不大好接的出来……”白灵笑笑。没有说话,两手打结,画了一个蓝色光环,那光环朝门外飞去。此时那常龙才明白,这哪里是武功,明明是仙术,白灵原来是一仙人,暗想,亏得自己刚才没有动手,这可是仙人呀,输给仙人也不丢人,心中多多少少平衡了一些,自己以后的主子竟然是一位仙人,更加重了常龙报效张弘生的决心,这也是白灵宁愿暴露身份所想要的。张弘生呆在那里,自己的娘子是仙人?用手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,疼,不是梦,自己的娘子竟然是仙人,简直是美爆了。白灵看两个男人在自己面前惊呆的样子,咳嗽了一声,两人才梦中惊醒,只是两个人的梦各有不同,至于什么梦,只有这两个男人自己知道,当然如果白灵想知道,又有谁能满得了她的?白灵笑笑说道:我虽然是仙人,如果不是什么大事,也不能随便管你们人间的凡事,以后有什么事情不要过多的依赖我,还有,至于我的身份不要对另外任何人进,两人赶忙说道:“那是、那是,我们知道……”再说当那道光环飞回状元楼以后,光雾散开,里面露出了常龙母亲常黄氏身影,常龙赶忙上前搀扶住母亲。那老妇人在睡梦中被白灵施法移来,糊里糊涂的认为是在做梦,又觉得不是梦,就问常龙发生了什么事情,常龙把来龙去脉讲于母亲,当然把白灵是仙人这一节隐满了过去,只说是趁母亲在睡梦当中,把母亲给背出了潘府。那老妇人也不多疑,信以为真了。白灵又施展法力,让黄氏老妇人睡去,对常龙说道:“常壮士,你闭上眼睛,我施展法力送你们出城,你和你母亲在城北十里亭等候公子就是了。”常龙依言闭上自己的眼睛,只觉得自己的脚下瞬间生起风来刷刷的离开地而去,此是后话。

相关专题:狭义

    阅读感言

    所有关于狭义狐仙报恩泽(六)的感言
    网站地图 申博官方网址 申博太阳城注册 申博太阳城 申博会员登入
    申博138体育 申博在线游戏代理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游戏代理登入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登入
    申博游戏登入 澳门大三巴赌场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申博娱乐登入
    申博真人游戏 申博百家乐 太阳城申博官网 申博app下载
    申博太阳城 极速百家乐 保险百家乐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